分卷阅读49

  ????部分人果然随着大金链的话而离开了,但大多数人还是留了下来,他们是真的迫切需要一份工作,别说是深海了,就是其他的不知名小公司,他们也是愿意去试一试的。

????现场的秩序慢慢又恢复了正常,试镜流程又重新开始了,排在怀简前面的人走掉了几个,所以很快就轮到了她。小助理依旧是一脸紧张,连话都不敢和怀简说,生怕将自己的紧张传染给她。

????怀简一进入试镜房间,就看到了一个熟人,方卓艺竟大大方方地坐在上首,看情况她居然也是网剧的负责人之一,而坐在导演位置上的却是个相当年轻的omega男子,长相十分清丽,和方卓艺竟还有几分相似。

????方卓艺并没有和怀简打招呼,她公事公办地问道:“你是来试镜什么角色的?”

????“调酒师。”怀简惜字如金,也没有和她套近乎。

????“那请你给我们表演一段调酒的情景吧。”导演转了一下手中的黑色签字笔,青涩的面容显得十分严肃。

????这一个要求在怀简的预料之中,她这两天在家中有专门对着视频学习过调酒的手法。虽然家里并没有专门的杯子,也没有完整的材料,但怀简身手利落,又聪慧过人,借着自来水和冰箱里的冰块练习了多次后,学得竟也像模像样的。

????这边的现场有准备道具,她掂量了一下杯子,整个人气质一变,由冷淡转为深邃,现场观看的几个考官不由都挺直了腰背,仔细地观看着她。怀简的动作行云流水,虽然中间出了点小纰漏,但她极为敏捷,愣是圆了过去,破绽并不是十分明显,只有导演一个人微微皱了皱眉,手中一直转着的笔也被放在了桌上。

????似乎是对怀简的表现挺满意的,考官们又提出了让怀简表演一段剧情。怀简对那一段记得很清楚,那并不是纯粹的搞笑片段,而是在抒发调酒师个人的情感,是属于比较复杂的一段了。

????作者有话要说:  怀简:渺渺姐不在的一章,想她。

????☆、第 37 章

????虽然《传奇酒吧》只是一部普普通通的都市情景喜剧, 但也刻画了许多当代都市男女常见的烦恼, 不光是来酒吧的客人有烦恼, 酒吧中看似嘻嘻哈哈的工作人员们也不是寻常人。

????怀简需要演的这一段剧情在酒吧刚开业不久, 员工之间尚未熟悉,顾客也没什么会来光顾的时候。主要讲述的是一个娇蛮的omega男子来酒吧捣乱, 非要点菜单上没有的酒,但他极有分寸, 没到闹事的程度, 保安不好处理, 惊风便送去了一杯后劲十足的果酒,直接让对方喝趴下了。

????醉酒的顾客问她是谁, 她淡定地回了声:“我是你爸爸。”没想到这一个回答像是点燃了爆炸筒似的, 直接让顾客缠上了她。两人演绎了一段啼笑皆非的“父子”缘分,顾客吵闹啼哭似孩童,惊风虽然表情冷淡, 时有皱眉,却真将对方训得乖巧若稚儿一般。这一块笑点颇多, 但惊风的举手投足间又隐隐透着关切, 足以让人看出她内心的柔软。

????怀简只需要扮演其中的一小段, 惊风这个角色的饰演说难也难,说不难也不难,只要把握好冷与热的那个度,那么就非常容易了。

????怀简自己没有爸爸,更没有当过别人的“爸爸”, 她有见过游民中失意暴躁的所谓父亲,也见过将好处全部留给儿女的无私父亲,她深刻地记得他们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个表情,但真要她自己去给一个成年人当“爸爸”,那可真是太扯淡了。

????这一段给怀简搭戏的是方卓艺本人,她兴致十分高昂地走下了座位,只不过数秒就使自己进入了醉酒的状态,连脸颊上的红晕都恰到好处,她十分高兴又十分任性地扯着怀简的衣袖:“爸爸,这是咱们的家吗?怎么这么破?宝宝的十米钻石床呢?宝宝想睡觉觉……”

????惊风穿着的不过是普通的侍应生西装,很快就被她扯出了一道道褶皱。颇喜欢完美的调酒师蹙起了俊眉,冰凉的瞳孔中晦暗不明,吐出的语调却是平淡无波:“作为冰晶蝶泪殇十四世,在外面要时刻注意保持自己的仪态,不准撒娇。”她明明用的是看傻瓜似的的眼神,但十分专注,仿佛极为深情:“作为贵族,要守好信条,克服一切困难,现在,先去洗杯子。”

????捣乱者听后愣了愣,随后直勾勾地点了点头,宣誓一般说道:“我,冰晶蝶泪殇十四世,这就去洗杯子!”

????……

????两个人的对话十分没有营养,但又带着让人忍俊不禁的笑点,到了接近结尾的时候,捣乱者已经将酒吧打扫了一遍,虽然途中闹出了极多的笑话,但还是完美地解决了。最后顾客接了个电话,这才安静下来,呆呆地坐在吧台边上,喝着惊风给她调的蜂蜜水。

????整体的氛围都很欢脱,评委们都露出了或多或少的笑容,显然是极为满意的,只有导演又转起了手中的笔,向怀简询问道:“你都记下来了?”

????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让怀简点了点头:“没有全部,大概八成。”她记忆力虽然很强,但这两天她并没有刻意去记剧本,而是按照现有剧本将惊风的技能、表情、性格模仿了一遍,自然而然也将剧本记得七七八八了。

????“好的,过两天我们会作出最终决定,你可以先回去了。”导演的面容比方卓艺秀气一些,眉宇间也严肃许多,很有震慑力。

????怀简缓了缓才从剧情中脱离出来的情绪,点了点头后又似不经意般说道:“对了,刚刚我把一个自称是导演男朋友的人丢出去了。”说完她就扭头离开了,洒脱至极。

????年轻的导演脸色白了白,俊秀的脸蛋上闪过一丝难堪,其他人的呼吸声都轻了许多,生怕将这静谧的氛围给破坏了。

????“怀简,感觉怎么样?”呼延杰挤过了肖笑笑,凑到了怀简跟前,一脸急色,他故意让排在后头的几个人先进去了,就为了等怀简出来,不知是关心她还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一点消息。

????怀简看了他一眼,原本只是沉静的眼眸中竟染上了丝丝不耐烦之色,她随意地回了一句:“不知道。”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得到这个角色,这一段表演她自己是不满意的,明明是想表现出惊风不经意间的温柔,她却总是把握不好那个瞬间,反倒是方卓艺的表演让她看出了她与专业演员之间的差距,先前在《谋嫡》中的表演带给她的充实感也没有那么强了。至于那个不知道真假的导演男朋友,则是完全没被她放在心上。

????呼延杰听了她的回答,眉头一耷,语气失落:“啊?连你都没有信心,那我肯定完了。”

????“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。”怀简眼光似刀,直接戳到了呼延杰的心中:“自

- 欲望文 https://www.yuwangwen.com